小木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小木猫 门户 查看主题

任正非在唱空城计,特朗普误入了华为设下的伏击圈

发布者: brav | 发布时间: 2019-5-27 07:10| 查看数: 213|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brav 于 2019-5-27 07:11 编辑

c65ad5ee-7e38-11e9-81d2-f785092ab560.jpg

来源/纯科学(ID:chunkexue)
作者/汪涛


只有战胜过华为的人,才能最清楚地知道华为的能量强大到什么程度。如果美国不迅速改变封锁策略,不长时间内整个美国芯片和软件业将遭受一场歼灭战的打击。


随着美国将华为列入管制的实体名单,一场可以说将很快决定中美科技、尤其芯片软件业未来的大决战,已清晰地展现出来。在美国做出这个行动,谷歌抛出停止Android部分服务支持的行动过程中,华为始终以非常强硬的姿态做出回应。海思CEO何庭波的内部信公开了华为长期准备的“备胎转正”,任正非的一系列公开表态,“美国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们的力量” “即使没有高通和美国其他芯片供应商供货,华为也没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可以说不留任何余地以一个公司应战美国的打压。这让几乎所有媒体无论乐观派还是悲观派都有些把握不住状况了。

不仅如此,在美国给出90天缓和期的决定之后,任正非表态“90天缓和期没有多大意义,华为已经准备好了。甚至此事对华为的影响都不可能会导致华为业绩负增长,最多是“低于20%而已”。这给人的感觉是,华为已经是急迫地、兴奋异常地想打这一仗,美国此时千万不要缓和制裁措施。

此事发展到这个程度已经再清楚不过:华为芯片供应来源实在是太广泛了,涉及到了全球整个芯片行业大半个江山,美国企业又是芯片业的主要供应者,华为也是其主要客户。这样的大决战就只可能有两个极端的结局

1)华为的强硬表态只是吹嘘,最后将被美国扼杀甚至破产;
2)整个美国芯片业将全面崩溃,遭受一场歼灭战的打击。

如果华为竟然可以不惧美国的全面封锁,并且真的活了下来,只能是后一个结果。

以一个公司(当然背后有一个大国的支持)对抗一个当前世界上科技强国,有可能会出现以上第二种结局吗?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人不一定恰当地联想到海湾战争时期伊拉克的新闻部长萨哈夫,他在强大的联军进攻面前也是信心十足地表态伊拉克将获得胜利,甚至让人感觉是期待联军的进攻,但结果伊拉克军队在100个小时内消失不见了。因为近期CCTV6连续播出很多抗美援朝时的影片,这使很多人把“华美之战”想象成上甘岭战役。但事实不会是这样,华美之战要么是另一场一边倒的海湾战争,要么是另一场以弱胜强的淮海战役!
可以说,在这次华为遭受美国封锁之前,我一直并不太看重华为,因为他曾是我多年的手下败将。当年我在中兴时,无论负责任何产品或任何区域,都可在极短时间内将华为相应产品或市场区域杀到接近片甲不留的程度。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对华为的战略思维和做事方式深刻系统的理解和精准的把握。正因为深知华为,所以,近一年多来我一直对他有一个越来越感到惊诧不已的判断,他为今天这一场可称为是旷世决战已经作了太长时间的精心准备和巨大的投入,到今天华为是在急迫地期待这一场与美国的主力会战他现在丝毫不掩饰他所作的这一长期准备,就是所谓的“备胎计划”或“B计划”。

事情的内在逻辑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华为今天毫不掩饰它在15年前就开始着手这一计划,并且宣称就是几十年不用备胎,也要坚持做下去。如果真的当备胎接近完善的时候,无论从商业的内在逻辑,还是华为以及海思的雄心来说,谁会相信其甘心让备胎永远放在保密柜里而不用,却永远花费巨额资金去保持备胎与领先技术的可竞争性?如果真是放在保密柜里,原因只有一个:不是作为备胎却不用,而是还没有真正成熟起来、还没到起备胎作用的程度。芯片如果不进行长期的大量实际应用和磨练是不可能成熟的。

我曾与华为海思芯片合作过,是近距离见证了华为海思芯片如何从数字电视领域的机顶盒起步,再次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突然杀入手机领域的。为此,华为自己也采用海思芯片做机顶盒业务,并且长期在美国和印度市场承受了该业务的不赚钱。但不赚钱也好过只开发不应用,至少可以弥补开发人员的成本和费用。当其芯片有能力起到备胎作用的时候,就是任正非硬要想把它锁到保密柜里,它也会自己忍不住跳出来的。
请读者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曾经全歼美国通信产业主力军团,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一市占率,有18万博士、硕士、本科精英,富可敌国、销售额千亿美元的华为,你真以为它会与伊拉克一样吗

华为无论是系统设备还是手机都属于产业链上的最终产品,芯片属于其产业链上更上游的伙伴。一般情况下,华为不应该过多介入上游产业链,因为这样属于跟上游产业链抢生意。华为的上游产业链过于庞大,如果一步一步去进行替代上游产业链的过程,与伙伴之间会产生严重的冲突,这个过程不可能顺利进行。因此,如果从一般商业逻辑上来讲,华为很难在正常经营环境中一步一步进行全面的芯片替代,从经济上说也不划算。

可是,中美之间存在着一个难以回避的“修昔底德陷阱”问题。这一问题未来并不一定会导致军事的战争,却大概率会带来一系列激烈的经济贸易、科技等冲突。任正非正是提前看准了这一点,早就着手准备将这个本来对企业经营来说是极为不利的激烈动荡,变成一次重大的战略机遇


1/ 特朗普误入华为设下的伏击圈

去年中兴事件发生时,我就明言不会让中兴陷入破产的境地。因为目前世界上核心通信企业只剩下4家,如果让中兴破产,事实上会让相应市场份额大部分并入华为。美国能做出选择的空间已经非常狭窄了。最后中兴事件以一个屈辱的方式结束,给了特朗普和美国政府相应决策者一个极为错误的观念,以为华为也同样不堪一击。但今天看来,中兴之战不过是承担了一个诱敌深入的前哨战功能而已。
20年前,美国还是世界通信业的领导者,朗讯和摩托罗拉等是世界上最杰出的通信设备和手机提供商。但是短短十多年间,随着中兴华为的崛起,美国通信业已经全军尽没,所有通信设备厂商完全退出了竞争。只有新兴的苹果手机还在凭借乔布斯的神力独撑门面。

20190526185923_15413.jpg
全球通信设备商收入规模排名变化

不仅是美国,曾经在通信设备领域兴旺过的英国(马可尼)、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卡特)、以色列、韩国、日本等全都退出了竞争的行业。很多讨论去年中兴今年华为事件的人根本就想象不到,今天还有资格在这个领域“混”的国家只剩下三个:中国(华为、中兴)、瑞典(爱立信)、芬兰(诺基亚)。

前不久有一个视频在网上传播,特朗普誓言美国绝不能失去在5G领域的竞争,不能容许其他国家在这个领域超过美国。他根本就还没明白,美国早就已经连参与竞赛的企业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失不失去竞争的问题,美国是根本连参与竞争的资格都没有。通信设备业已经高度集中到中国公司手里,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居然胆敢以自己仅存的芯片和操作系统优势来发起一场决战性的行动。这明摆着是一种把自己最后一点老本全押上进行的赌命行为。今天的很多人难以想象美国芯片业的巨头会遭遇破产消失的结局,就如同10年、20年前谁也无法想象通信业的领军者朗讯和摩托罗拉会破产一样。但对早已经适应了美国巨头陨落的人,当听到高通、博通甚至INTEL这样的芯片巨头破产倒闭时,不要感到有任何意外。区别只是,朗讯和摩托只是因为竞争不过而倒下,但高通、INTEL、博通等公司是被特朗普硬生生捆绑起来,送到华为早已设下的伏击圈一个个成为待宰羔羊的。

通信业的设备商是芯片商的甲方,芯片商是要靠设备商生存的。当设备商完全不具备芯片技术选择能力时,可以店大欺客。但如果设备商拥有了芯片技术之后,客户本来就为大,此时芯片一方还想用店大欺客那一套行事,无异于自己砸自己的门店

2/ 如何理解特朗普和任正非
要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读他曾经读过的书,或他写的书。理解特朗普不难,看他《交易的艺术》即可。而要理解任正非,你得看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
特朗普《交易的艺术》中说:“我喜欢好大喜功,因为我觉得这不是件困难的事情,既然人们总要思考点什么,为什么不往大的方面想呢?大多数人爱打小算盘,因为他们害怕成功,害怕做出决定,害怕取胜,这就使像我这样的人占了很大的优势”。

以下是特朗普和任正非各自词典里的词汇对比和区别。

20190526185934_72433.jpg

这个词汇表当然不一定完备,也不一定完全准确,但看过这个词汇表就该明白,为什么写华为的书那么多,却没有一本是真正沾边和靠谱的。只不过是只要书是写华为的就有人看。更重要的是,很多任正非词典里的词汇,特朗普可能根本就没有对应的词汇去理解。甚至有些词汇是任正非因不便于表达而从来就没从他口中听到过,你只有读完并且深刻理解任正非看过的书之后,从他的实际行为中才能理解这些词汇的存在。如果你不精通战争和军事理论,怎么可能理解任正非所思所想怎么可能理解华为究竟想干什么?
任正非的确是一个拥有迷人语言艺术的企业家。如果你能理解他在极力模仿毛泽东的语言魅力,就会很容易理解他的很多刚开始听起来有点云雾缭绕的语言的真正含义所在。毛泽东的语言艺术常常会将极大的事情往极小的方面说,极小的事情往极大的方向说,正的事情反着说,反的事情正着说,坏的事情往好了说,好的事情往坏了说。面对当年全球令人恐怖的美苏两霸,毛泽东讲: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现在因为形势的变化,任正非频繁地公开接受媒体采访。但他很早时一再表示不愿见媒体,却让媒体人都知道他说过“华为太渺小了,国家的纸张很贵,不值得浪费宝贵的纸张谈华为的事情”。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自己很低调很低调,你就该知道其高调到什么程度了。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资格谈失败,只有功成名就的人才有资格谦虚,只有赚到太多钱的人才会说对赚钱一点兴趣都没有。当华为销售额登顶全球第一时,内部传出的却是一片惊恐的信息:大事不好,我们成世界第一了。面对今日泰山压顶的美国动员全球对华为公司进行制裁,任正非说影响有但不大,今年华为的增长率可能会因此低于20%——请一定要注意只是一个1000亿美元的公司增长率会低于20%。如果你能知道去年华为就低于20%(19.5%),是否会有被憋到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如果你在看任正非接受央视采访录像之前,先读一读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将会更有效地理解他的万丈豪情是什么: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任正非一再地感谢和赞扬美国的科技公司长期以来对华为的“无私帮助和贡献”,并且一再提醒不要去骂美国公司,要骂就骂美国的政客。如果你听到这些话只是感到他很仗义、而没听出温柔语言之下令人震惊的杀气,那你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任正非下一步准备干什么。


3/ 突袭、实力与交战结果

在中兴事件以表面上特朗普的奇迹般胜利之后,给太多人一个极为错误的印象——美国的芯片优势具备压倒性的控制力。事实上,如果人们能够理解突袭型零伤亡作战的基本规律就不会产生这种天大的误解了。以突然袭击的方式进行作战一个弱女子也有可能将一个拳击世界冠军打翻在地。但如果你真以为拳击高手被以这样的方式击倒,就认为其实力真的不堪一击那就大错特错了。当中兴事件发生之后,在特朗普看来是其交易艺术的又一次胜利,他拿到更大的筹码,让对手心理上更多了一层压力。但在任正非看来,实际的宣战一旦开始,战争就毫无悬念地已经发生,并将持续到战争循环因果序列的终极。华为以及整个中国芯片业和软件业已经进入战争动员状态,这就使一年后才针对华为的制裁行动完全失去战略上的突然性。
在开始对华为的制裁之前,美国又自作聪明地先通过加拿大扣留了孟晚舟,在特朗普看来这是先给华为来一个下马威的又一次极限施压动作。但在任正非看来,这是对手完全失去了战役上的突然性,相当于让华为提前进入一级战备、所有子弹上堂、所有武器备足N个弹药基数。

在孟晚舟事件上中国政府给加拿大强大的压力,使其引渡的法律流程一波三折。在正式宣布制裁华为后,美国商务部发现很多中小运营商因不能得到华为供货会产生严重问题,从而又莫明其妙地宣布给90天的缓和期。这又使美国的制裁完全失去战术上的突然性。这等同于日本当年进行珍珠港战役时先通知美国军方将要发起攻击,但给你们90天时间缓和期。如果是这种方式的珍珠港事件,日本海军精锐一开始就将全军覆灭、而根本不用再等到中途岛战役。

当针对华为的制裁完全失去战略、战役、战术上的突然性之后,美国就会全方位地充分见识华为真正的实力是什么了。事实上,这样的制裁如果在没有获得突然性的前提下,就是想让中兴认可美国的制裁也很难成功。如果中兴事件发生时也有一到两年的缓冲期,结局会完全不一样,况且是今天的华为。在没有自身设备制造业保护前提下对华为发起全面进攻,就如同制空作战的机群早已经在前期与对手的交战中全军覆灭,却胆敢将全部家底押上,用没有护航战机保护的轰炸机群,去攻击拥有无穷无尽最先进的防空导弹、最先进的制空隐形战机机群,尤其是早已经尽知敌情、枕戈待旦的强劲对手。

隶属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的华野与中野等高达26万的精锐集团军群,已经足够美国芯片业后背心发凉了。但在针对华野的战役刚刚开启的时候,特朗普居然又把战线扩大到疆野、并且通过美国媒体透露有可能与杭州市滨江区西兴街道办的五个方面军同时开战。这种分散式的进攻历来就为兵家之大忌,况且还在进攻时提前敲锣打鼓地告知对手。中野与华野(编者注:代指中兴、华为?)真会协同作战吗?别自作多情地想太多了,中华永远是友商”。但是,如果华野成功完成对芯片业的大举进攻,横扫乾坤,转回手来中野将面临什么样的空前压力就可想而知。因此,如果中野不乘势加紧自研替代芯片的进程,未来华美之战结束之日、就是中华决战开启之时。不会协同,胜似协同。

特朗普的决策班子根本没清楚地想过,奥巴马也曾对中国巨型机进行过高端芯片禁运,可是仅仅一年之后,即使业内人士也极少人知晓的SW26010芯片和神威太湖之光横空出世,问鼎TOP500之首。

别把芯片想得太神秘了,华为、中兴和整个中国都为此准备了20年左右的时间。如果还剩下什么没突破的,那就差特朗普给个特别的机会冒出头了。奥巴马只是让中国的SW26010芯片冒出头,特朗普会让中国所有潜伏在地道下、青纱帐、崇山峻岭中的精税集团军群倾巢而出的

特朗普把制裁当作交易,而任正非从一开始就已经把这当战争了。况且在任正非的词典里,但凡能被当作战争的东西,就不会被当作别的。交易与战争的根本不同之处在于:交易要成功做下去必须双方同意,却可以单方面中止。战争只要一方开打,另一方就必须得陪着打下去;但要和平,那必须得双方都同意。

不要以为特朗普可以在极限施压后能够迅速变换身段,突然地灵活采取和解策略,对方就一定会跟随。战争开始取决于特朗普,但战争已经开始,是否结束那就得问任正非是否愿意了

特朗普以为自己“Think big”,他却不知道任正非所思所想比特朗普大上几个数量级。特朗普只是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而任正非却是要让华为大到地球人难以想象的程度。2018年,华为销售额7212亿人民币,约1000亿美元出头。就在2019年3月29日,任正非在华为消费者BG“军团作战”誓师大会上的讲话中,定下华为5年后销售额目标是2500亿至3000亿美元,是2018年的3倍,2万多亿人民币这是什么概念?全球电信运营每年资本支出约为2000亿美元,相对很稳定。因为对电信运营商来说,稳定期的资本支出CAPEX基本是在总收入的20%左右。这里面还有很多基础土建工程的投资,真正属于华为等电信设备商可能参与的只有不到1200亿美元(华为2018年432亿美元)。华为就算运营商市场占有率做到极限,能到500亿美元就已经是再难突破的天花板,这已经是超级垄断的水平,保持这种水平不下降就不错了。事实上华为2018年的运营商业务就是略有下降的。

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额为5220亿美元。华为513亿美元,5年后目标为1500亿美元。那么,剩下还有500亿至1000亿美元的目标用什么来填补?
2018年全球所有半导体销售额4700亿美元。这里面是包括了电视机、汽车电子等所用的一切半导体市场。有很多属于纯生产性质,华为不适合介入的低附加值市场。真正属于华为可介入的通信业所涉及的半导体市场最多也就1000多亿美元左右。华为2018年企业业务为744亿人民币,合109亿美元。华为虽然已经涉入了PC领域,但远远连排行榜还没进入,况且全球PC业本身就已经连续下滑了7年多,算是一个“夕阳行业”。芯片和企业的存储、服务器、数据产品等就是华为未来最大的潜在增长点。当然,读者或许对这个分析不一定认同,那么好,您可以仔细计算或讨论一下,当华为增加这1000亿美元的时候,是哪些行业和公司成为歼灭战的打击对象。
特朗普本计划通过贸易战将中国大量制造业赶出中国,但同时展开的科技战结果却很可能是让美国的芯片业被赶出美国。2018年的中兴事件时多少算是找到一点点鸿毛式的借口,但此次针对华的制裁,在孟晚舟事件等任何法律结果都没有的情况下,仅仅以美国紧急状态为条件,什么借口也不找就开战,这使美国完全失去道义上的包装,同时特朗普又帮华为卸掉了身上所有商业道义的责任从而使华为可以放开手脚。另一方面,这也使人们对去年的中兴事件可以有新的认识。最后的悬念不是华为会不会输,谁到今天了居然还在讨论这个问题,就表明了谁对芯片技术和战争形势的无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剩下的唯一问题只是华为的歼灭战打到什么程度、什么边界才会收手。

当今世界已经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既然如此,华为要追求的就不是看起来鼓舞人心,但却是属于防御作战性质、以击溃对手进攻为结局的上甘岭战役,而是率先发起进攻、一方最终将全军覆灭的孟良䓢战役、突出部战役、坎尼会战。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这不意味着华为一定会去围歼整个美国通信芯片业、达到“全无敌”的境界,而是对于美国芯片业来说必须面临一个需要迅速做出的战略抉择:到中国去、到欧洲去,到特朗普管不着的地方去。否则,唯一可以等待的结局就是破产倒闭。

更要命的是,就在华美之战开打的同时,5月23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诉高通公司垄断案中,高通败诉。高通垄断行为业内早有流传,这还在其次,既然已有美国法院法律上的结论,我们当然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但此时此刻真正的紧急状态出现的时候,却急忙着处理这个事情,不能不说美国政府和特朗普的心可是真够大的!




China-US-Huawei-Trade-War.jpg

最新评论

点评 回复 brav 发表于 2019-5-27 07:12:15
meng.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