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回复: 3

巴黎中国站街女的背后

[复制链接]

117

主题

331

帖子

10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91

木猫可人木猫美人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1-28 21: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来源:欧洲时报周刊 作者:黄冠杰  发布日期:2013-11 01
最近,[color=rgb(68, 68, 68) !important]法国警方接连破获利用按摩院作掩护进行非法卖淫活动的网络,这其中多数是华人,因为只有华人和泰国人有经营按摩院的传统。深受站街华人妓女困扰的一些华人集中居住区如美丽城、[color=rgb(68, 68, 68) !important]巴黎13区、19区、巴黎10区圣德尼-斯特拉斯堡街区等地的居民,纷纷要求巴黎警方采取行动,取缔站街女,净化小区空气,对此警方表示将慎重考虑,积极寻求应对措施。
63eb586e0a6034d_w586_h390.png
那些形形色色的站街女

巴黎到底有多少华人妓女?这个数字可能就像大家谈论到底有有多少华人移民一样,无法统计和确定。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数字,法国有两万妓女,其中五到八千分布在巴黎地区。据法国前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议员盖·乔弗鲁瓦(Guy-Geoffroy)2011年4月公布的报告称,法国妓女90%来自外国,而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东欧。也有法国媒体统计过华人妓女的人数,有人说在2003年时巴黎华人妓女大概有100来人,据被称为“莲花巴士”的、一个向华人妓女发放保险套和宣传防艾滋病知识的慈善机构表明,2011有800名妓女定期参加他们的活动。而去年与他们有联系的中国妓女就达到1100人。但事实上,实际数字可能比这还要大得多。

站街女、按摩女、走路女……这些名称,都是大家对那些华人妓女的别名。这些女人,早前都被笼统称为“东北大妈”,因为来自东北三省、上了年纪的女人占多数。巴黎市政府公布的资料显示,这些人平均年龄42岁。但救援组织的资料显示,这些人同样有来自广东、广西、江西、河南、福建、贵州、浙江部分城市及北京、天津等地,而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身份也多样化。

最早站街女的身后大多有些悲凉的故事。有的是下岗了,无钱供孩子上学;有的是老公出轨后把自己抛弃了;有的是自己发生婚外情后,与前夫离了婚,而与情夫又无法结合的……来法国后由于言语不通,又没有身份,很难找到工作,被迫走上街头。法国媒体普遍报道说,这些妇女大部分来自中国东北,过去东北是中国重工业的排头兵,但在改革开放和全球化时代到来以后,由于没有足够的竞争力,数以百万计的人面临失业。这些人是全球化的受害者,她们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养家糊口的经济来源。她们交付一定费用来巴黎找工作,结果都沦为“站街女”。今年2月初,法国非政府组织“世界医生”发布的一项关于中国女性巴黎卖淫现象的报告引起当地舆论的注意。“世界医生”组织用了半年时间,追踪调查了93名以卖淫为生的华人女性。统计发现,这些女性的平均年龄约42岁,最年轻的27岁。她们绝大部分来自东北地区,其中1/3以上来法不到一年,90%在国内留有子女。为拉到客人,她们收费一般只有5到20欧元。但事实上,如今,站街女的来源和她们的身份一样五花八门。

据记者调查,今天的站街女多数是在法国成家后又重新走上街头的。她们找到一个法国人结了婚,这个人可能是个流浪汉,也可能是个罪犯,她们无从了解,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能够找到的人,只有极少数有稳定收入或者珍惜她们、视她们为妻子的,而其余的大多是社会底层人士,很多人视她们为挣钱的机器。她们找人只是为了解决身份,而身份解决后,依然难以找到工作。她们只好重返街头。而那些年轻女性,则完全是金钱使然。最近,法国南部海滨城市尼斯市中心8家华人开设的按摩院因涉嫌提供性服务受到法国警方调查。这8家按摩院的老板均为华人,他们或已经加入法国籍,或者拥有法国长期居留证。涉案的按摩卖淫女中包括12名中国留学生,一名泰国女青年和三名没有合法居留许可的中国女青年。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无证者已经成为少数,多数是拥有合法身份而想多挣、快挣钱的人。法媒曾调侃说:“时隔两三年的时间,在法国的中国妓女似乎也在与时俱进,正在悄悄地改变着从业的方式,正在从站街走向按摩院,中国妓女队伍的组成也正在改变,正在年轻化,也正在学生化……”

在巴黎13区一个中餐馆,记者听到一个正在用餐的年轻站街女和餐馆老板闲聊,这个女孩提的是LV手袋,戴的是爱马仕围巾,她说她是以留学身份来法国的,来法一年多,目前在巴黎一家私校读语言。也许是经常在这家餐馆周围“工作”,与老板很熟络。老板以长辈的口气说:“你年纪轻轻,做些什么不好,干这个?”女孩说:“你说我能做什么?”“比如你到我店里来,做个服务生,也练练你的法语。”女孩莞尔一笑:“你一个月能给我多少钱工资?一万?两万?”完了,女孩又补充说:“那些油腻腻的事情我做不来,在家里我都没有刷过碗。”老板只能叹息一声。老板走过记者吃饭的桌子时说:“现在的留学生和你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事实上,与近5万的留学大军相比,这不过是极个别的例子。但是,这极个别现象却极大损坏留学生乃至华人的形象。
站街女是高危人群

说站街女是高危人群,是因为她们从事着一项高风险的“职业”。这个“职业”,不仅仅是受着性病、艾滋病等的威胁,更因为她们服务的大多数是社会底层人士,也是变态者、犯罪组织施暴的对象,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世界医生”组织去年12月曾公布了一份针对86名在法国巴黎的华人妓女的报告。她们中86%的人承认自从来到法国开始卖淫,遭受过至少一次暴力行为,主要原因是她们拒绝不使用避孕套的嫖客。因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她们一般单独活动。由于害怕被警察追捕,她们经常四处躲避,因此也更容易成为被人施暴的对象。报告还说,华人站街女中1/3以上已经出现过性病感染症状。但45%的人还没有接受过艾滋病检查。

据一位了解内情的女性告诉记者,最初华人站街女并不想到华人聚集的地方“丢人现眼”,她们也想到巴黎传统的“红灯区”,如布洛涅森林、香街附近的色情区等。但是她们被认为侵犯了他人地方,遭到暴力驱赶。有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由于这些华人站街女大多单独行动,缺乏保护,对此只能打掉了门牙往肚里咽,静悄悄躲开。从而慢慢向华人聚集区转移。她们的行为也逐渐从秘密转为公开。虽然她们不像东欧妓女那样穿着暴露,但是她们也从夜晚走向白天,开始“全天候服务”,从小巷走向大街。

对她们来说,最主要的还是暴力威胁。为“莲花巴士”志愿服务的雷赛斯德曾留学中国,会说汉语,他曾经陪同一名被强奸的站街女到警察局报案,当时有五名受害者遭到了同一人的伤害,但是由于她们没有身份,她们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

记者曾在地铁里听到两名华人妇女毫不顾忌大声谈论她们的生意。一个说她当天遇到一个变态黑人,用各种变态方法折磨她,把她弄得精疲力尽,而那个黑人最后一跑了之。还有一次,记者在地铁遇到一个脸、脖子都受了伤的中年华人女子,旁边一个同伴关切地说:“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老公还让你出来做啊?”谈话中,记者获知也是遭到了嫖客的暴力。

不仅仅是受到当地人的侵害,也有一些同胞加入其中。在美丽城站街“慧慧”(化名)就称遭到两名说[color=rgb(68, 68, 68) !important]温州话的华人的抢劫。那天,他和其中一个人谈好价钱后,就将那人带到自己租的房子去。但是到了地方后,那人内外看了一下,说是检查安全不安全。然后那人就开始打电话,她只听懂几个字,知道说的温州话,但不了解说的什么。当时她还和他开玩笑:“当老板就是忙啊!做这个的这么点时间也腾不出来。”那人没有搭话。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了。两人还没等她明白怎么回事,就把她带的手机、钱都抢走了。那是她辛苦了3个月的血汗钱。

去年8月2日,来自江西的50岁的胡女士在其租住的巴黎11区国王泉大街公寓被人用书包带勒死,法国警方不久破案,将凶手缉拿归案。凶手是24岁的巴勒斯坦裔无证青年,他在嫖娼后,因无钱付嫖资,两人发生纠纷,他凶残地将其勒死。站街女被杀在这里不是特例,此前两名韩国裔卖淫女就在租住的寓所被人多刀杀害。

在法媒的报道里,这些人一律被称为“中国妓女”,甚至有的法国媒体更推而广之,把所有华人妇女污蔑为“妓女”,对华人形象造成极大困扰,引起华人极大愤慨。不仅仅如此,很多华人正常妇女也“被站街”了。
巴黎13区亿富里门地铁站附近是站街女近两年发展的一个据点。这里曾经出现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华人女子站街卖淫,被称为“小白”。很多到这里购物的穿白裙子的年轻华人女子被嫖客“骚扰”,被拦住问价钱。一位居住在这里的女性告诉记者,她绝对不敢空手在这条街上散步,也不敢停下来和熟人说话,否则将被当成“站街女”。在美丽城,以前许多年轻漂亮的华人女性喜欢来这里购物,现在都不敢来了,恐怕被人认作妓女。在其它能看到站街女的地方,如巴黎的Chateau Rouge、Chateau d’Eau、Strasbourg- Saint- Denis、Champs Elysées、Porte de Clichy、Crimée以及Aubervilliers的Quatre Chemin地区,都是让华人女性忌惮的地方。

站街女,包括现在的按摩院,都引起当地居民的愤怒和不安。巴黎市政府网站上专门登载出对站街女、按摩女态度的调查,差不多是一致的反对声。除华人感到形象受损外,由于这些站街女在当地租房拉客,按摩院用暴露女子招徕客人,已经对当地居民造成极大骚扰,他们认为这样会影响到当地的生活环境和安全,影响对下一代的教育,影响到这些街区的房价,居民的抱怨声很大。

美丽城一位老华侨告诉记者,在他居住附近,有人出租房子给卖淫女,时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出没,造成这个地方很混乱,偷盗事件时有发生。在美丽城,很多人希望搬离这个街区,可是房子却很难卖出去。居民纷纷向警方反映,要求取缔卖淫女。据悉,巴黎3区、13区、17区、19区、20区等区政府已经多次召开协调会,谈论如何净化环境的问题。一些当地的网站,更呼吁当地居民和司法及政界人士行动起来,阻止这场“流行病”的蔓延。

巴黎警方解释说,取缔站街女,比打击按摩院的妓女要困难得多,因为法国要求抓“现行”,就是必须有铁的证据证明这是非法卖淫,而这方面取证比较困难。一位负责人表示,街区居民最好的办法就是,如果感到受骚扰,就不要租房子给这些人。警方将着力打击皮条客和以出租房招徕妓女卖淫的行为。警方最近一段时期开展的行动就说明了这一点。

他表示,去年10月,就有一对华人夫妇被法国警方打击卖淫的机构逮捕。这对夫妇在巴黎东部向20名中国妓女提供了7套公寓,每次收费10欧元,一个月可赚一万欧元。前不久,根据举报,巴黎警方调查员辨认到他们的淫媒身份,目前两人已经被拘捕,扣押候审。这对夫妇被怀疑通过互联网,招聘十多名年轻的同乡女子,提议她们相继在巴黎15区的沃纪拉德街和巴黎14区的雷蒙-罗瑟朗街两家按摩院工作。他们近日拘捕一名40岁男子及其38岁女伴,也被怀疑将位于巴黎10区圣马丁街的两间公寓套房出租给出卖色相的年轻女子。据悉,从十多名妓女,一人每天接客四次的卖淫活动中,这对夫妇每天获得高达1200欧元的收益。

去年6月,刚上任不久的法国妇女权益部长贝尔卡塞姆接受法国星期日报采访时说,她的目标就是要看到卖淫业从法国消失。此言一出,引起了大辩论,也引起性工作者的[color=rgb(68, 68, 68) !important]游行抗议。性工作者工会甚至要求女权部长立即辞职。事实上,取缔卖淫业是法国执政党社会党的一贯立场,而且法国在1960年就正式通过了取缔卖淫的法律,但是卖淫业总是禁而不止。也有人提出要求立法对那些嫖妓的客人进行惩治,以此来打击色情业。但是,这些都悬而未决。

现在,法国警方加大了对以按摩为幌子的卖淫业的查处,很多站街女也是人心惶惶。她们最大的疑问是,不做站街女,她们将走向何方?

(欧洲时报周刊记者黄冠杰采访报道)
Read more at https://www.huarenjie.com/thread ... 4urbrK5E09TI2HyG.99

117

主题

331

帖子

10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91

木猫可人木猫美人最佳新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21: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芷蕾fcz 于 2018-1-28 21:04 编辑

海外网12月14日电(樊小菲)或背井离乡,或被诱骗至海外,抑或被迫出卖身体……她们是游走在脆弱与绝缘边缘的华人性工作者,俗称“站街女”。她们外出打工,究竟是新生活的开始,还是从一种痛苦转入另一种悲哀。

12月13日,中国籍39岁女子在巴黎一间公寓内身中数刀身亡,再次将海外华人性工作者群体带向公众视野。她们的安全问题也再次引起关注。近年来,治安事件频发,她们的安全如何保障?权益又如何真正得到保护?

案件频发:

海外华人性工作者接连被害

当地时间12月13日,在位于巴黎3区Notre-Dame-de-Nazareth大街的一间公寓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身上有多处刀伤。

据负责该案的检方透露,受害者名叫Ji W,今年39岁,是一名中国籍女子。被发现时,她倒卧在公寓地板上,现场血迹斑斑,腹股沟处和胸部有多处刀伤。

这并非是华人性工作者第一次遇害。2012年,56岁的华人女子被勒死在巴黎11区的一间公寓内。遇害者来自中国福州,有一个需要抚养的女儿,曾在死前8个月到法国申请避难。

2014年4月,一名50多岁的中国籍女子在巴黎第10区一幢房屋内,被捅十余刀死亡。当时,还有一名50多岁的北非裔男子在现场。据法国性工作者工会说:“杀害她的凶手是臭名昭著的‘恶嫖客’,如果可以选择,她本可拒绝接待这个人。”

2016年1月份,在加拿大安省发生了近两年来的第5起华人性工作者被杀案。

近年来,针对华人性工作者的治安事件频发。据警方透露,一些人通过向性工作者出租房间来牟利,因为害怕暴露身份,受到暴力攻击也不敢报警。

6738484870e18dd_w640_h278.jpg

《站街女》电影海报(图片来源:想法)

引发关注:

“站街女”群体走向大荧幕

2016年初,华裔导演李秀纯的《上海美丽城》,细致描述了巴黎美丽城街区中国非法移民的群像,尤其是美丽城最出名的“站街女”群体。法国导演Naël Marandin的《站街女》(Le Marcheuse),同样也讲了述美丽城华人性工作者的故事。

关于巴黎“站街女”,身为舞蹈艺术家和戏剧演员的邱岚如此评价:“每个人的生命遭遇不同,不应该贴标签。她们首先是人,她们为了生存,不偷不抢,为了养活孩子,这是她们生存的意义,如此而已。”

另一部《上海美丽城》是李秀纯导演在法国政府及欧共体多方资助下,历时3年完成的,所有角色都由在本地生活的非专业华人演员出演。

据不完全统计,全法的中国移民及留学群体目前总共60万,而大部分又集中在巴黎。两部影片都将焦点对准巴黎最著名的华人聚集区——美丽城。

初到巴黎的人,都会觉得这里是“脏乱差”的典型代表,但其实美丽城各群体共生共赢,早已形成自己特有的运行机制和生活圈。

149cd9fe9bc191e_w600_h339.png

帮助中国站街女的“荷花车”(巴黎市府官网)      

群体现状:

行走在社会边缘的女人们

无法启齿的经历和工作,让这些人成为最脆弱的和外界绝缘的一个群体。

据“荷花车”(法国非政府组织“世界医生”2003年设立了“荷花车”服务,专门为包括华裔女性在内的性工作者提供义务医疗援助,帮助她们。)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巴黎的华人性工作者平均年龄42岁,90%的人在中国至少有一个孩子。超过三分之一的被调查者承认,她们曾经患过传染性性病。

一位在巴黎美丽城工作多年的警察表示,中国站街女衣着低调,不知情的路人不会注意她们的存在。然而当一位正常的过路女性被当街追问价钱时,那种从莫名转变成惊讶、尴尬与愤怒的感受可想而知。

一位从外省搬来巴黎的留学生说:“有一次和朋友约在美丽城地铁站见面,我站在街边等人,结果一个奇怪的大叔猥琐地看着我。当我明白他什么意思的时候,简直快气晕过去了!”这种情形,去过美丽城的女性,多少都有过耳闻。

有关机构曾对93名站华人“站街女”进行问卷调查,统计结果令人担忧。她们当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承认曾经有过传染性性病;46%的妇女没有定期做妇科检查;很多人为了多挣钱,自愿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进行身体交易。更可怕的是,这个“高危”的行业中不乏“丧命”先例。

“目前来我们这里寻求帮助的中国性工作者已经超过1300位,”“荷花车”负责人天木•朗(Tim Leicester)说。作为专门帮助华人性工作者的人道主义项目,“荷花车”成立初期,所统计到的人数还不到200位。

众所周知,性工作充满风险,轻者被歧视、性侵,身体受到巨大伤害,重者失去生命。她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心灵的晦暗当中,无颜面对自己的家人。

87f5a684f9b41ab_size32_w640_h396.jpg

2014年,中国性工作者世界医生组织旗下的荷花车协会的帮助下,成立了中国性工作者法国协会。(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意识觉醒:

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2015年,巴黎6名华人性工作者控告20岁的埃及籍无业游民阿布里尔(Abdelhamid Aboulil)案开庭。巴黎著名律师萨尔法迪自愿免费为她们维权。在法国,功成名就的律师愿为当事人义务出庭辩护相当罕见,令人意外。

萨尔法迪表示:“她们无奈背井离乡,又不被认可,没有合法身份,从事性工作不得不向家人撒谎。这些人的遭遇让我深深感动。”

这并不是华人性工作者第一次通过法律维权,2014年10月,在世界医生组织(Doctors of the World)旗下的“荷花车协会”的帮助下,她们成立了中国性工作者法国协会——“铿锵玫瑰”。

协会负责人阿英说,2014年12月,她同上百名中国性工作者戴着面罩一起参与了抗暴游行。

阿英还表示,“从2004年开始,很多姐妹在遇到行凶的坏人时,不再沉默,而是选择团结起来,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

309

主题

771

帖子

37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38
发表于 2018-1-28 21: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very sad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9

主题

102

帖子

7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792
发表于 2018-1-28 21: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dont know what to sa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