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小木猫 门户 查看主题

最新内幕:川普白宫最后日子及其严重后果

发布者: 天蓝蓝 | 发布时间: 2021-7-25 08:01| 查看数: 16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两个星期前(7月4日),笔者在《世界日报》的世界论坛专栏著文《美国独立的轶闻趣事和历史意义》纪念独立日,文末提到,自从2016大选以来,美国的民主宪政经历了南北内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而且至今前途未卜。最近三本新书提供了许多2020大选的过程和之后,川普如何企图颠覆民主选举结果的内幕,佐证了笔者的担忧。另外,英国《卫报》在7月15日报道,一份克里姆林宫的秘密文件显示普京如何下令俄国的情报机构采取多方面行动在2016年大选中帮助川普,以达到分裂和削弱美国的目的。
第一本是由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写的《大获全胜:川普白宫的最后日子》(LANDSLIDE - The Final Days of the Trump White House )。在此之前沃尔夫已经撰写了两本关于川普白宫内幕的畅销榜书籍,《火与怒》和《围城》。该书的后记是作者在Mar-a-Lago对川普本人长达四个小时的采访。该书通过对川普的许多幕僚下属的采访,展现了川普如何的自恋、妄想、疯狂和无能,对政府的运作毫无兴趣或了解,不读也不听简报,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看保守派的电视网络和与亲信的电话聊天上,等等。新冠瘟疫爆发之后,他周围的许多人要么生病,要么害怕来上班,因为大家都知道川普对佩戴口罩和社交距离等防控措施的反感和敌视。如果有人直言他不想听的东西,他就会排挤或解雇那个人--例如他的首任国务卿(Rex Tillerson),首任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首任国防部长(James N. Mattis),首任国家情报总监(Dance Coates)等等 --然后找唯唯诺诺之人替代。如果福克斯新闻作了让他不高兴的报道,例如大选当晚首先宣布拜登赢了亚利桑那州,他就会转到Newsmax或One America。在1月6日攻击国会的暴乱之后,包括两名内阁部长在内的许多下属以辞职表示抗议。沃尔夫总结,川普完全生活在一个他自我臆想的世界,与现实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本是《华尔街日报》记者迈克尔-本德(Michael Bender)写的《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Frankly, We Did Win This Election: The Inside Story of How Trump Lost)中,详尽报道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该书披露的细节包括,川普曾经对他的幕僚长凯利说希特勒 "做了很多好事",想 "处决 "哪位助手泄露了他在去年(2020)夏天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肆虐时撤退到白宫地堡的消息,并告诉他的高级将领 "直接射杀 "外面在拉斐特广场示威的民众。如此言论企图与某些政权有何区别?
第三本书是由两位《华盛顿邮报》知名深度背景报道记者,莱昂尼格Carol Leonnig和鲁克Philip Rucker(都曾获得普利策奖)合作撰写的《“我一个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I alone can fix it“ 这是川普在2020年接受共和党代表大会提名的演讲词)。该书给公众带来更多令人震惊的内幕。
在2020大选当晚,朱利安尼询问密歇根的选举结果,幕僚长马克-梅多斯和高级顾问杰森-米勒回答,“现在还为时尚早”。朱利安尼说,"就说我们赢了"。提到宾夕法尼亚州,助理们回答也是为时尚早。朱利安尼又说,"就说我们赢了。"这就是朱利安尼的计划,没有任何依据地说川普赢了。以至于梅多斯愤怒地回应,"我们不能这样做。"但是,川普在大选当晚的确就是按照朱利安尼的套路宣称他赢了。这就是关于2020大选的“大谎言”(Big Lie)的诞生时刻。
该书最让人震撼的叙述是关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密利(陆军四星上将),作为美国军方最高现役军职官员,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海军战争学院,熟读历史的密利,早就看到希特勒与川普相似之处,例如他们的煽动和谎言都是所谓的"元首的福音",都喜欢一方面扮演委屈不堪的受害者,又一方面吹嘘自己是上帝选派的救世主。密利对川普的结论是 "典型的无德无能的独裁主义领导人"。
image2.png
(图片来源:USA Today,从左至右依次是艾斯博,川普,密利)
大选当晚,国防部长马克-艾斯博和密利都没有到白宫观看大选直播和参加川普团队原计划的庆祝,以表示国防部和军队的中立。11月14日川普的支持者在华盛顿举行 "百万MAGA游行 ",抗议选举结果,密利向其助手表示这些 "可能是现代美国'街头的褐衫军'",喻指希特勒的穿褐色制服的冲锋队,即纳粹党的打手爪牙。
11月9日川普解雇了不听话的艾斯博,12月15日拒绝大选谎言的司法部长巴尔被迫辞职。密利因此越来越担心这是即将发生险恶事件的信号。为此密利列出了四个目标:第一,确保美国不被川普拖入不必要的海外战争;第二,确保美国军队不被川普使用镇压美国民众以保持其个人权力;第三,保持军队的荣誉;最后,保持他自己的荣誉。在1月6日之前的日子里,密利对川普及其手下的言行感到担忧,认为川普正在煽动动乱,有可能企图启动《叛乱法》并实行军管。事实上,12月中旬川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就公然鼓吹实行军管,重新选举。
在一次和他的副手们(即各个军种的参谋长)开会时,密利说,"他们可能会尝试发动政变,但他们不会他妈的成功,没有军队,没有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就不可能成功。"密利还引用希特勒纵火烧毁魏玛共和国的国会大厦这一历史事件,一针见血地说,"这是一个国会大厦的时刻。。。他们就是我们在二次大战中的纳粹敌人。"为了要确保防止来自川普的非法命令,密利命令他的副手们在没有给他打电话之前不要执行任何此类命令。历史在此重演:尼克松的国防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 警告军方,在未与他或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核实的情况下,不要执行尼克松的任何命令发动核打击。
部分读者可能质疑以上三本书的描述。笔者认为是基本可信的。艾斯博被解雇就是因为他反对动用军队镇压和平示威的民众。6月1日密利跟随川普在清除示威者之后到教堂前摆谱照相,事后发表公开道歉,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不应该参与这样的行动。而且在艾斯博被解雇之后,11月12日当着川普任命的继任者的面,密利发表演说,美国的军队的职责是捍卫宪法,而不是效忠国王、独裁者、或某一个人。 整体而言,这三本书披露的细节,不仅互相之间没有冲突,而且和到目前为止众所周知的关于川普人品言行的记录,都是吻合的。而且,至今密利等当事人都没有出来否认以上细节。
川普当然否认以上的披露。但是仔细阅读川普的否认,就会发现川普的回应更多是对细节中的另外一方相关者的谩骂攻击。最耐人寻味的是,川普在一份7月15日声明中说:"如果我要发动政变,我最不想与之同谋的人之一就是马克-密利将军。“一个有正常心智奉公守法的人绝不会有如此荒唐回应,而且愚蠢到了不打自招的程度。事实上,川普的类似言论不少。对于至少三位指控川普性攻击的女性,川普的回应是,“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看看她的样子,我不感性趣“,”相信我,她不是我的首选“。最荒唐的是,2006年在参加 "The View "节目中川普当着伊万卡的面说,如果她不是他的女儿,"也许我会和她约会"。2015年9月接受滚石杂志采访,川普又说,'是啊,她真的不一般,真是个大美人,如果我不是幸福在婚的话,和是她的父亲的话......"。一个有正常人伦起码良知的父亲绝不会对自己女儿想入非非的,否则禽兽不如。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有密利这样的军人,以及许许多多的各州选举官员、许多州的法院和联邦的法院,他们都忠于民主共和宪政,拒绝了川普及其团伙的大选舞弊谎言,美国因此能够克服了内战之后最严重的宪法危机。例如,2021年1月2日川普在电话中要求佐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给他找出11780选票,遭到拒绝。但是,反过来设想,如果密利和几个关键州的州务卿(他们掌管本州的选举运作)面对川普的强权淫威,丧失宪政原则,那么川普政变就真的会成功。
笔者曾经被外派在德国工作一年,之后又多次出差到德国。最近一次重游是在2018年,特意追溯希特勒纳粹的历史轨迹:慕尼黑的希特勒发表煽动蛊惑言论的啤酒馆,达豪的第一个纳粹集中营,纽伦堡的纳粹集会广场,和柏林希特勒的最后地堡。。。现在回想起来,笔者感到从来没有的恐惧,因为历史一直在我们这个时代重演:从希特勒的 "Lügenpresse "到假新闻,从纳粹集会到MAGA集会都是歇斯底里的个人崇拜,从日耳曼种族主义到白人至上主义,从褐色冲锋队到深蓝骄傲男孩,从焚烧国会大厦到攻击国会大厦,乃至希特勒最后拒绝失败的现实到川普拒绝败选的事实。。。
川普的当选、他的任期和他下台的方式,应该唤起一场关于美国政治制度是否健全的辩论。每个公民的投票权利是否得到平等保护?如何面对公众信息中泛滥的谣言谎言?亿万富翁如何通过巨额黑金腐蚀了选举?选举人团制度是否有严重弊端?国会代表的分配方式是否违反宪法?更重要的教训是,在一个民主自由社会中,一个恶毒和危险的 "疯子",特别是一个擅于误导公众舆论的野心家,很容易就能够制造分裂,传播仇恨,煽动暴乱,推翻选举,颠覆宪政。这就是川普最后的疯狂的严重而深远的后果。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卫报》在7月15日报道,该报获得了一份克里姆林宫的秘密文件,经过专家审阅分析而确认。该文件显示,2016年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次闭门会议上亲自授权了一项秘密的间谍机构行动,以支持 "精神不稳定 "的川普参加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文件显示,普京和他的间谍头目和高级部长都在场。他们同意川普入主白宫将有助于确保莫斯科的战略目标,其中包括美国的 "社会动荡 "和削弱美国总统的谈判地位。克里姆林宫文件还包括了一份心理评估,描述川普为一个 "冲动的、精神不稳定和不平衡的人,患有自卑感"。
的确,2016年10月7日,包括国土安全部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在内的17个美国情报机构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俄罗斯是2016年大选期间黑客攻击的幕后黑手,并且在2017年1月6日公布了详细报告2018年7月16日赫尔辛基的记者问答会上,川普公然站在普京的立场否定美国情报机构的结论。更严重的是,川普至少五次和普京私下密谈,要么美方的翻译记录被川普没收,要么根本就没有美方人员在场,因此美国方面无人知晓具体交谈内容,这是史无前例的。按照外交惯例,两国首脑会谈,各自的外交人员都会参与、记录和存档。很明显的问题是,川普为什么违反外交惯例和国家安全的运作规则,有什么事情害怕让美国国家安全情报部门知道?
如果不记取德国魏玛共和的前车之鉴,不尽快改良完善美国的民主宪政,不加强保护每个选民的投票权利和完善选举程序,不对煽动谣言谎言的野心家予以揭露问责,不对滥用权力违法乱纪的执政者予以法律制裁,那么1/6暴乱事件就会重演,美国的民主宪政就真的是前途未卜。如果川普及其所代表的势力颠覆民主宪政的企图得逞,那么美国的命运将是令人担忧的。南北内战的互相残杀,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毁灭瓦解。。。忘记历史,重蹈覆辙。
2021年7月16日纽约初稿,7月18日修订
作者為纽约大学商管硕士,国际金融營運風控專家,《当代中国评论》副主编,《世界日报》特约时政评论作家。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